🌷

那年冬天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 姑娘
     十二月,年尾。澄澈的阳光通透,让人看明白了一些道理。
     大概七点左右,别人都在酣睡。从厕所出来的我,拿着洗漱用品缓缓的推开门,小心翼翼的挪到自己的地盘放下。害怕乌压压的宿舍会破坏大清晨我内心的小美好,我把窗帘拉开一个小缝。阴面宿舍被全部遮罩住,没有阳光的校园宿舍暗角也没有一点生机。但有着什么的内心小期许还是迫使我要打扮好出门。
     走在楼道,别的班也很少有人早起。小小的身板的我提着和A加起来有两个水壶。哼着小曲走在几乎无人的校园里,冷 但是安静祥和。
     水房静悄悄的,暖。插好饭卡,我就一心扑在即将已满的热气腾腾上。盖好帽足,开始下一波沸水征程。水位一半,听到终于重现一人B。
     (我有一个很累的习惯,每天从睁眼开始,见到的第一个人会为我一整天的心情充饥或是减锐)
      思绪在蔓延,神秘又惊喜。啪啪啪 “哎呀!”水溅了一身 。(又烫又烫又烫... )
      素不相识的B一只大手把我拉开,半拢在怀,另一只手  疾速 关住水闸。水房又静止了,我贴着他似有似无的温度,表面安静,内心已波澜起伏,想看又不敢看他的脸。
      “你没事吧”
      内心惊吓后的回归让我猛的一抬头。两个目光交接,黑但是清秀精致的脸庞。
      “啊 .. 没...事   ......”
      “那就好”大手放开了,我还想说点什么。他半转身过去也接自己的水。我提着两个壶,很重。 边挪着小步子边半回头,还想多捕捉几眼他的侧颜。
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出来又吕布不走,纠结要不要答谢那个男生。他也出来了
      “你小小的提两个壶 ?!来我 帮你 个 吧 ”
        没来得及反应 他夺走了左手的壶 我失去了重心的平衡 。身体向左倾斜艰难的把着右手的壶。
         他腿长,比我多走几步。我努力紧随着他,他似乎才发现。回头看着我笑了笑
         “没事慢慢走,我帮你提到宿舍门口...你哪个系啊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艺术设计学院的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哦艺术生啊 我士官班的” 哇塞...是不绝配...我可以开心一整天了
          不由得 我捂着嘴笑出声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笑啥...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谢谢啊 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下面怎么写...

球只会传给
一直在奔跑的人

致 友椅

知道心里不会
像嘴上那么决断 .
先走
是攒够了失望
和你走路
你很少走心 .
但现在不怪你了
我还是会回头看看你
过的好与否 .
那一段稚友的日子
回想起来还是快乐大
所以
我在乎你的时候
管它八九十
就你最大
可... 🙃

现在的我


就像一只谨慎的兔子 


壮着胆子喜欢你 


你只是一个不耐烦的表情 


我就红着眼睛想逃回森林



钱本无罪
罪恶不过人类贪婪的欲望